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态文明 > 林苑文学

父亲的快乐

来源:
日期:2018-06-14
【 字体:

  

  在我的印象中,父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,但却一直是个不将痛苦表现于脸上的人。在外人看来,父亲可谓是个“乐天派”,哪怕是在那个难忘的“困难时期”,父亲担负着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重任,可他整天依旧是乐呵呵的样子,不时还哼着跑调的“革命”歌曲。

  其实,父亲也有脆弱的时候,14岁那年我第一次背井离乡,母亲早已哭成泪人,父亲的泪水虽然没有掉下来,但我发现他两眼中分明也噙着泪,但还是坚强地对我说,你一个人到外地,一定要听你伯父母的话,和兄弟姐妹搞好团结,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……

  一晃离家30多年,断断续续回去过几次。家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家从最初的土坯草房到砖瓦平房,再从砖瓦平房到现在几百平方的两层小楼。我知道,这中间无不凝聚着父母亲的勤劳和汗水。父亲也因岁月的无情,由壮年到现在两鬓斑白的老人,但惟一没有改变的是父亲的快乐,只要家中一来人,父亲就会滔滔不绝地给客人讲起国内外的形势,其实,父亲讲的那些内容都是从他订阅的两份报纸读来的,他最爱看的就是海峡两岸这个电视栏目,他常说那句话,你别看我年龄大,我爱看报纸,如果当年我多上几天学,说不定能成为一位作家呢。他常给别人讲这么多年生活的变迁,有时还会哼起那些跑调的歌曲,常常是搞得满屋子人哄堂大笑。

  最初,父亲知道我经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,便要求我把发表的东西寄给他看,我大概只寄了一年多,后来便没有再寄,等我回到家里时,看到父亲在自己开的理发店墙上挂着一本早已发黄的剪贴本,那是父亲把我寄给他的样报全部剪下来装订而成的,我说这些还保留着干啥,他却说这是我们家的荣耀,你看,这方圆几百里,我没听说有人会发表这么多东西,等你回去后继续给我寄啊。

  兴许是懒得再寄的缘故,干脆就用父亲的名字写文章,让报社直接寄给他。不久,平时一直让我没有事少打电话的父亲,给我打来电话,说收到某某报社的报纸,收到某某杂志社的杂志,收到某某报社的稿费……每次都乐呵呵地告诉我,说村里的人跟他说:看不出来呀,没想到你也会写稿子,更有趣的是父亲到邮局取稿费,邮局的那位小妹妹看了他半天,说你怎么会收到报社的稿费?你也会写稿子吗?

  有一次,父亲又来电话说,你别经常写诗,村里人说看不懂。于是,父亲每次来电话就多了一件事儿,乐此不疲地把身边发生的故事告诉我,让我写出来发表。后来我发现,父亲越来越关注村里的大事小情,特别是那些好人好事,而且把收集村里的好人好事当成一种重要的责任,认认真真地讲给我听,期盼我把这些故事都写出来,而且,我也能从他的声音中感受到他的快乐心情。

  想想父亲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,能这样一直保持着积极快乐的心态,真为拥有这样一个快乐的父亲而骄傲。(钟鄂鸣)

(责任编辑:省林业厅杨昌宇)
  
  • 主办单位:吉林省林业厅 承办维护: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: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吉ICP备05001602号 网站标识码:2200000005 

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52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