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态文明 > 林苑文学

山楂树往事

来源:
日期:2018-10-10
【 字体:

  

  那个秋,艳阳高照,云淡风轻。

  窗外有人说:“今年收山哟!”

  果然,那些时日农贸市场各种山货如潮水般的涌上摊位:山葡萄,山核桃,山李红,元枣子和榛蘑、大腿蘑等各种野生菌类。市场的每一个缝隙都溢出大山的气息……

  “咱们也去采秋吧!”那个午后,妻子望着采秋归来,扛着背着各种山货,一脸喜悦的人对我说。我也被他们诱惑着,“那就明天吧。”我说。

  第二天吃过早饭,妻子带上一个袋子,我带上一个袋子。刚要出门时,妻子喊住了我,又找出两个袋子,她自己多带一个,又分给我一个。我一脸苦笑说:“即使咱家四个袋子都装满了,也没有拿回家来的力气呀!”

  没有向导,出城我们沿鸭緑江上行5公里,随意钻进一个山沟,随意爬上一个山坡,随意走进了一片混交林。我们在林中寻觅,当被藤蔓和树枝缠扯得不耐烦时,蓦地,我发现脚下铺满一层厚厚的红果!仰头望去,树上几乎没有了叶子,每个枝头都挑着一串串小灯笼似的山楂,你轻轻一碰树干,急匆匆落下一阵“红雨”。

  我喊来了妻子,她和我一同惊喜了一阵子。我俩赶紧挑那些个大、皮亮、肉厚的捡了起来。捡完了这树又发现了一棵树。这些山楂树都隐匿在藤蔓杂树之间。捡着捡着,我们发现这山楂树满满一个山坡,栽种在一大片梯田里。这里应是一个废弃的果园!

  看到梯田,引发了妻子的许多感慨。她第一次向我提起了“当年勇”。当年她是生产队长,“学大寨”修梯田,上秋的时候买了一把新铁锨,入冬时铁锨就磨去了一半。出多力,流多少汗,说也说不清!

  太阳西斜的时候,我们带来的四个蛇皮袋子全部让山楂填满了。同时也发现,这么多山楂我们是无法带回家的。

  山角下,有一个村民弓着腰爬上山来。我问起了这满坡的山楂树,他说,这片山楂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生产队栽种的,后来因为加工销售环节跟不上便撒手不管了。

  这么多年没人管理,这山楂又回归了自然,变为了野山楂,恢复了“纯天然”的品质。如今还有多少真正“纯天然”呢?这么好的东西谁见了都无法舍弃,于是我打通了朋友的电话,让他开车来帮我们把这些“纯天然”拉回城里。

  采秋归来的路上,我和妻子都陷入了各自的沉思。她也许在想:生产队长、学大寨、修梯田、磨去一半的铁锨……我在想:当年人们满怀希望栽进梯田的红果,后来的生产责任制,眼前这淹没在荆棘、杂树丛中的山楂树……

 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至今已经过去了四十个年头!人生四十年哟,从春走进秋……(程伯承)

(责任编辑:省林业厅杨昌宇)
  
  • 主办单位: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 承办维护: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: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吉ICP备05001602号 网站标识码:2200000005 

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52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