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态文明 > 林苑文学

40年 我想对你说

来源:
日期:2019-01-22
【 字体:

  

  转瞬间,时光匆匆,我们这代人,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变老。我庆幸我们是幸运的一代,即受到了改革大潮的冲击,同时也在改革开放的变迁中受益。我们是亲历的一代,40年里,我们的生活,衣食住行,国家的文化、医疗、科技、军事、通讯、交通、城镇、农村等各个方面,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这变化于昨天来说,无与伦比,天壤之别。改革开放的变化,太多太大,已经无法用语言描述。 

  如果说:一滴水,也能反映太阳的光辉!那么,就让我于昨天苦涩岁月中,捡拾起几个水滴般的回忆,点点光芒,回报给祖国阳光般的普照,感谢改革开放的惠泽… … 

  一、我想趴在被窝里看电视

  老妈是个电影迷,山沟里看场电影堪比过年,早早炒好瓜子、松籽,我和弟弟放学便去“占地方”。在放映场挑选好位置,摆上一家人要坐的木墩、凳子。换着班匆匆吃过晚饭,就坐在那里等电影开演了。尽管头上包着防蚊纱布,脸上涂着防蚊油,一场电影下来,仍然被蚊子小咬咬得满头满脸大包。如果其他林场放电影,哥姐们则不惜走上几十里山路。 

  记得那一年的深秋,又来放映队了,是一部看了“八百”遍的黑白老电影,熟悉得上面说上句,观众就能对上下句。那天,下着冻雨,落地成冰。我们都嫌冷,老妈把哥哥的雨衣找出来,里面套着哥哥的警服大皮袄。整个林场的露天放映场,只有老妈一个观众,两个多小时的电影,回到家,老妈冻透了。我钻进她的被窝悄悄告诉她,如果趴在被窝里看电影就好了!妈笑着说我:“竟做梦!” 

  二、被当成了对讲机的电动剃须刀

  那是78年的6月,哥哥从上海托人捎回一只电动剃须刀,回到家,快要中午了,哥哥拿出来在老妈面前显摆:“妈,你看,这是对讲机,主机在我们所长手里,有情况我就用这个呼叫我们所长。”老妈正在做饭,边做饭边感慨:“现在发展的多快啊,一个小小的山沟派出所,都能用上这么先进的东西了!”我放学回来,还没放下书包,哥哥又拿出刚刚唬老妈的一套来唬弄我,我接过来,仔细地查看,发现底部有个标识,标识上写着:“上海剃须刀三厂”,我笑了:“唬谁呢,刮胡刀!”。哥哥说:“上学的人就是不好唬。” 

  老爸下班了,哥哥非要老爸试试“新式武器”,老爸说啥也不敢用,哥哥手拿“新式武器”把老爸“逼”到了墙角,按住老爸的手,硬是在老爸的脸上“嗞嗞”地工作起来,全家人笑出了眼泪。 

  三、我家的电视机,利用率最高

  78年,我从学校毕业,去天桥岭嫂子家,嫂子的妹妹领我去邻居家看电视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啥是电视。电视里的赵忠祥在“雪花”里播放着《新闻联播》,邻居家20几平米的小屋,挤得水泄不通。转过年的春天,林场也来了壹台小黑白电视,每天晚上,都在林场的操场上放给大家看,由于电视机太小,前面还放了一块比屏幕大的放大玻璃。直到1983年,林场商店进了一批黑白电视机,我记得清清楚楚,是皇冠牌的,我家花480元“巨款”搬回一台十四吋的。尽管又是支天线,又是找方向,还是雪花满屏,就是这样我们也乐得不行,我家的电视,有影就没关过。后来,哥哥把爸妈接到了身边,特地给他们买了一台24的大彩电,老妈哪儿都不去,只要有人就开着,我敢说,我家的电视机,利用率最高。 

  四、迟到的拜年家书

  父母亲人不多,大都在外地,伯父全家住在四川,单位是中国核工业公司,改革开放前,我们只知道伯父的单位是“保密单位”。东北西北天各一方,来往消息,全凭一纸家书。因此,平信、挂号信、航空信、电报我们都很熟悉。一封平信8分钱加上1分钱的信封,用这种最廉价的通讯方式,天南地北间互道平安,相互问候。母亲是个粗心人,拜年的家信一次要写好多封,有时就装错了信封,四川的寄到了沈阳,沈阳的寄到了牡丹江,牡丹江的寄到了四川。亲人们接到信,哭笑不得,只好重新装信封寄回,一来一往,等拜年的家书到地方,往往都过了二月二了。 

  五、不认得香蕉和新鲜的大枣

  一天中午,我放学回来,弟弟老远就来接我,兴冲冲的告诉我,家里有好吃的。我回到家,放下书包,二姐捧出一个蓝边的小饭碗,里面放着一只长圆形的小果,她和弟弟看着我把小果拿在手里,催促我快吃,我拿起来小心的咬了一口,甜甜的,很脆、很好吃。他俩在一边神秘的问我:“是啥,你猜猜?”我没有回答,直到剩下一颗枣核,我才疑问的说:“是大枣吗?”二姐和弟弟连忙说:“是的,是新鲜的大枣。”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没有晒干的大枣是这样的。我家有个邻居,是个国民党副官下放来的,老两口没儿没女,老太太的亲弟弟住在四川,寄信说要来看姐姐,问姐姐需要带点什么,善良的老太太什么都不要,让弟弟背一篓新鲜的大枣。弟弟背着大枣上路了,一走就是半个多月,边走边挑选烂的往外扔,走到地方,篓子里只剩了一个底,周边的邻居,每家按人口数量,几口人就送几颗枣,这颗枣太珍贵了,不仅是万里之外的一颗枣,也是老太太金子般的一片心。 

  那时,我们住在山里,交通极为不便,表姐从沈阳来,一走就是好几天,带来的香蕉,皮都是黑色的,所以,我一直认为,香蕉就应该和茄子一样,皮是黑色的,只是茄子不能剥皮,香蕉能剥皮。更有趣的是,那年学校集中培训,各个林场的老师都到镇里参加学习,学习结束的时候,我们结伴回家,几乎每人都买了一坨香蕉,我也是那次才知道香蕉原来是黄皮的。 

  坐在小火车上,没啥意思,一位男老师揪下一根香蕉,想都没想就咬了一口,又苦又涩,后悔不已,好几元呢,在当时也是不小的开销。正恼火,见其他老师们拿出香蕉,剥开皮吃得津津有味,他连忙捡起自己丢在茶桌上的香蕉,剥开皮咬了一口,哑然失笑。 

  六搬进28平米的砖瓦房,就像住进了天堂

  我家的木刻楞茅草房,是老爸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起早贪黑盖起来的,全家人一住就是20多年,弟弟在这里出生并长大。1983年林业局森铁在金沟岭盖家属房,按条件我家能分到一间,父母别提有多高兴了,从动工就天天去看,直到交工。房子分完了,28平米方方正正砖瓦结构的小平房,木头的窗户格子,老妈一遍又一遍涂上天蓝色的油漆,大块的复合板铺在炕面上,黄亮亮的油漆刷了好几遍,屋地用水泥抹得平平整整,厨房是雪白瓷砖镶嵌的锅台。门前的小院,父亲用木墩一遍一遍的砸实,从远处担来黄沙,铺在上面,扫得没有一根草叶。老妈每天把玻璃擦得锃亮,都有鸟儿在上面撞死过。老俩口看着这小小的砖房,好像搬进了天堂一般,每天高兴得合不拢嘴,这是母亲一生之中住过的最好的房子。(候凤娟)

(责任编辑:省林业厅杨昌宇)
  
  • 主办单位: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 承办维护: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: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
    吉ICP备05001602号 网站标识码:2200000005 

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52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