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态文明 > 林苑文学

 爷爷与酒

来源:
日期:2019-05-15
【 字体:

  

    爷爷没有赶上好时代,如果在今天,他应该会有一番作为的。

  在大家的眼中,爷爷一直是个懒散无羁的人。从我记事儿时起,爷爷就不肯踏踏实实在生产队里劳作,总想别出心裁地干点俏活,经常高谈阔论引来大家的围观。爷爷是个残废军人,右手弯曲的小指和无名指,就是在山东老家的一次战役中负伤所致。别看他弯着两个手指,依然巧得很,要是他成心琢磨点啥,还真挺象样。家中两件特别适用的物件——烧开水的铁壶和烧火做饭用的吹风机,就是爷爷当年在大通沟水库出民工时亲自研制的,在我家中曾发挥着巨大的作用。

  出民工回来后,爷爷更不爱干体力活了,捡些轻巧的活计,一天只能挣到半个壮劳力的工分,再加上父亲又得了风湿类怪病不能干活,家中便只有母亲一个壮劳力,在那个本就缺吃少穿的岁月,几乎年年“打冒支”。一家人的生活艰苦不堪。可即便这样,爷爷也要天天喝两顿酒,一个里面放置一棵野山参的500毫升的葡萄糖瓶子、一个锥形白瓷烫酒壶和一个七钱酒盅就是爷爷的最爱。

  记得那时只要瓶中有酒,爷爷便整天笑呵呵的,只要酒瓶一空,爷爷准和奶奶吵架。经常气急败坏地将酒瓶子往土地上猛摔,可摔了无数次,那个瓶子还是安然无恙。每次都是奶奶妥协,从衣服兜里抠出哪怕几角钱为爷爷打上哪怕是二两酒,也会平息一场爷奶间的战争。记得刚上小学三年级那年,老师上课教写钢笔字,要求我们以后用钢笔写字,我向奶奶索要买钢笔的8角钱,奶奶摸摸口袋一脸无奈的说,再等等吧,可晚上,爷爷就因酒断了顿和奶奶大吵,强行花掉了奶奶身上仅有的三角钱,为此,我开始在内心讨厌平时对我宠爱有加的爷爷。

  84年春节刚过,爷爷奶奶卖掉了仅有的住房,带着我和弟弟迁居山东,本打算到那里重安家新盖房子,可爷爷并没按原计划实施,刚到不久,就在几个战友的撺掇下决定创业开办啤酒厂。租厂房、雇工人、买设备、进原料,半年不到,就将卖房子的钱全部砸了进去。可几经试验,土工艺生产出的啤酒根本就不合格,连最起码的过滤都不过关,且不说口味,只要放置几天,就混浊不堪了。后又靠借贷融资改进加工技术,折腾了近一年,也没生产出一瓶合格的啤酒,最后被迫关停工厂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,一批批上门讨债的络绎不绝,家中的生产、生活用品相继被拿走抵了债。全家人开始了家徒四壁的苦难生活。那段日子,爷爷极度颓废,日日躲在家中借酒浇愁,醉酒后的哭闹,醒酒后的哀叹,折磨得他死去活来。奶奶生怕他出什么意外,每天陪着小心看护。痛定思痛,为了生计,爷爷不得不扛起务农的担子,和奶奶一起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。

  一季农活后,爷爷又不安分起来,他心里始终没放下他喜爱的酿酒业。抽空就往外跑,查资料,访名人,寻秘方,又收集整理出了一套制作黄酒的技术,由于无处筹集资金,便利用家里自产的地瓜、玉米、小麦小规模试验生产。起初一个个生产流程下来,一批批似醋的黄酒酸得无法饮用,有些乡亲干脆买去当醋食用,后几经改良,终于勉强成型。可当时的农村没有销售市场,爷爷每天用自行车驮两个塑料桶走村窜屯叫卖,常常一天下来,还是满着两个桶回家,即便有几次桶是空了,可也都是赊出去了,并没卖到现钱。

  印象最深的一次,我放学回家,天快黑了仍不见爷爷回来,我便出村口相迎,远远的看到爷爷,推着载满两桶酒的自行车,拖着沉重的步履一点点走近,如血的余辉染红了周身,见到我,他依旧沉默不语,但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花。我的心和他的心一样,比那两桶没卖出的酒还沉。

  回到家,草草吃了口饭,静静的躺在炕上,依旧一言不发。后来,爷爷再没有做过酒,我不知道那个平静的夜晚,他经历了怎样的不平静。两年后,爷爷便永远的离开了。

  对他,我有过埋怨,有过厌烦,但现在想来,我更多的是心疼、是惋惜、是敬佩,虽然他几年的心血付之东流,赔了钱财让全家陷入窘境,但他勇于开拓、敢于拼搏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,可怜的爷爷生不逢时,如果在开放搞活的今天,我相信时代一定会造就出一个传奇的他。(林爱玲)

(责任编辑: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_程莹)
  
  • 主办单位: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 承办维护: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: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
    吉ICP备05001602号 网站标识码:2200000005 

吉公网安备 22010202000524号